请填写

愿不在追名逐利中迷失本心

包办婚姻 (上)

好像跟ABO没什么关系的ABO设定。

一篇特别沙雕的文(被打)

摸鱼使我快乐



——————


一期一振,帝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少将,一个长相帅气待人温和战功赫赫年轻有为甚至信息素都强大好闻除了身高没有一米八外几乎挑不出毛病的无数omega梦中情人般存在的alpha。

现在,正在帝国最繁华的中央大道楼顶,被自己一场包办婚姻里omega的娘家人追着捶。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一期一振轻点足尖跃出几米开外避过疾驰而来的刃光,回过头颇有些咬牙切齿的喊道。

先让他给自己点个蜡。


事情真说起来他也委屈。要是早知道自己随便答应老爷子的话会演变成一桩包办婚姻,就是让他再去荒野远征一年他都不会眨下眼!这下倒好,一纸婚约经最高首领朱笔御批通过,他再想反悔都没的说。

牵连了无辜的omega受到这种无妄之灾,一期一振心里也是愧疚,这才连被对方找上门来都没还手。但是被来人不听解释的追着砍了这么久,是个人的火气都要冒烟了。

“阁下!再不收手,动起手来在下概不负责!”一期一振收式停住脚步,尽量忍耐着心中不断升腾的怒火发出最后通牒。




“呵。”

回应他的是一声冷笑。


像是听到什么可笑的事,领头的娇小身影率先出声,听起来略显稚嫩可爱的声音却像被冰水淬过一样冷:“负责?你倒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用家族地位逼迫一个omega嫁给你,还摆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来体现自己的高高在上么?真够让人恶心!”



......

我不是我没有别胡说啊


“该死!”一期一振心里暗骂。拔刀出鞘,推开伴随怒喝而来的凌厉攻势后飞速退掠,又堪堪侧身避开了另一高大男子拦腰截斩的一击。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后心突然一阵惊悸,多次战场厮杀的敏锐直觉让他就地翻滚,险而又险的避开了头顶携着万钧之势的竖劈,再定睛看去,那里原本封顶的石板已尽数支离破碎,惊起房屋内的人失声惊叫。

来真的!!!


“你们究竟想怎样?!”开玩笑,他又不能顶着让粟田口家被流放的风险去强行悔亲,不然真以为他很愿意和一个素未谋面的omega共度一生么?那可是一辈子的事!



“不怎样,解决问题罢了。”今剑嘲讽到,“只要你死了,一切不都解决了?想拿我弟弟的人生做垫脚石,就该提前做好死亡的觉悟!”


对方是铁了心要置他于死地!

一期一振抿了抿唇,眼中的温度渐渐冰冷,隔着薄薄的白手套握紧刀柄的手指因施力而略微泛白。

一打四又怎样?想要他的命,可没那么容易。




就在对方蓄势待发,一期一振也准备奋力一搏之时,不知是谁的通讯器兀自响了起来,轻快的女声带着明媚的笑意回响在燃着火药味的夜空中。格格不入。

是帝国那个当红的女星吧,叫什么来着?想不起来了......

一期一振佩服自己居然还能抽空想到了这种事。



“什么?三日月不见了?”今剑焦急又略带恼怒的声音砸了过去,“什么时候不见的?你们怎么看的人?”

“算了。岩融,石切丸,跟我走,我们回去找三日月。”今剑一声令下。

“那这家伙怎么办?”

“算这小子命大,不过
就弄不死他,他也别想完好无损的回去。小狐,”今剑将自己的短刀收回入鞘,朝小狐丸试了个眼色,“交给你了,注意安全。”

“我们走!”


几个身影在一期一振惊愕的目光中折身渐渐远去,被留下的高大男子一只手似乎是顺了顺头上直立的像是耳朵的两撮毛发,另一只手扣上,腰间的太刀细长的眼睛反射着寒光,朝他射出毫不掩饰的恶意。而下一瞬,刀刃就已破空而来,朝着面门迎头劈下,颇带着些凛然的狠意。金铁交鸣,刀刃在碰撞间擦出明亮的火花,在黑夜里清晰可见。

“来打一架吧。”男子的声音随着擦破脸颊的刀锋传入耳中,血的味道,唤醒了隐藏在身体里的澎湃战意。

抬手拭去脸颊上的鲜红,一期一振听见自己渲染了斗志的声音:

“正有此意。”












“所以,这就是你抛下烂摊子给我然后自己跑去度假的原因?!”耳朵里传来鹤丸国永中气十足的咆哮声,震的一期一振赶紧扯下耳机,揉了揉自己猝不及防被音波炸弹炸到的可怜耳朵。

“事情也给你说清楚了,你看着办吧。我现在好不容易趁着受伤有个借口出逃,你那边帮我能拖多久是多久吧。......最好拖他个百八十年,拖到我死了,这事儿就能算完了。”一期一振瘫在柔软的飞机座椅上颇有些自暴自弃的说道。

“......我可去你的吧。”难以想象,鹤丸国永居然被对方突如其来弱智噎了一下,“你真以为你跑了就算完了?没门儿我告诉你!等你伤好了,他们绝对会派人把你揪回去,你觉得我拦得住?”

“......现在突然觉得那天没乖乖被砍死是我的错。”一期一振悲从中来,“老爷子到底想什么,我看起来找不到伴侣的样子吗一定要我娶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omega?”

“是啊,还让你差点被对方亲友团仇杀,我看要不是他们中途走了几个,你怕是现在都凉了。”鹤丸国永也忍不住吐槽了一下那老头儿令人窒息的操作,又突然想到什么后问到:“等等,你不会现在都连名字也不知道吧?”

“有关系吗?反正omega大都被保护的很好不喜欢出门,总不会那么巧在外边遇见。”一期一振无所谓道。

兄弟,我劝你不要立flag。


“你别急,我给你瞧瞧去。”隐约感觉到事情并不简单的鹤丸国永打开终端搜索着有关信息。

“不用了。就算知道了,我也不会喜欢那个omega的。”一期一振摸摸自己现在还在痛的肩头皱了下眉,“我瞎了才会喜欢个被一帮不讲理的家人捧成宝的柔弱omega。”

flag x 2


“哈,气话还是别说的好。”因为这可不是个普通的omega啊......啊,对方好像在昨天被三条家确认报道失踪了哦。

鹤丸国永的笑容突然诡异了起来。如果被熟悉他的人看到,就一定知道: 这家伙又要开始玩了。

“呐。一期,不要怪我没提醒你,这次出门玩还是小心点的好。”

“因为你的未、婚、妻,可是——...&@%、#...”


砰——!!!

什么啊......没听到。

飞机突如其来的剧烈震动与人群传来的嘈杂瞬间掩盖了传入耳中的所有声音。取下耳机,看着全副武装闯入客舱的彪形大汉,一期一振暗自为自己在心里叹了口气。

难得出门度个假就遇上劫机,这运气,下机就去买彩票。

默不作声随着人群一同蹲下的一期一振心想。


——————TBC——————

以前

一期: 那个什么omega?又弱、又无趣!被那群护弟狂魔宠上天!我一期一振就算是瞎了也不会和这种不认识的人结婚!

后来

一期:三日月赛高!

热度(185)

© 请填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