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填写

愿不在追名逐利中迷失本心

【一期三日】未来之约 1

*前文被屏蔽了:-D

chapter 1



“砰砰砰——!”

......
好吵。

睡梦中被惊醒的一期一振翻了个身,揉着眉心坐起,默默在心里嫌弃了起了门外那个半夜来扰人清梦的家伙。

这么晚了,能是什么人?

“请稍等片刻!”对着门口喊了一声,一期一振从衣柜里取出衣物动作迅速的更换起来。


真是太没礼貌了。
一期一振听着再度响起的拍门声皱起眉,扣着扣子的手指更加急切的用力几分。他脾气一直很好,但是被人半夜寻到家里这种事本身就很可疑,再加上对方粗鲁的举动,就算一期一振教养良好,也绷不住有几分火气冲上心头。

一边不悦的说着“请不要敲门了”,一期一振走到玄关,想要把自家的大门从魔爪下解救出来。

但是把手放到门把上的一刻,一种不寻常的气味涌进鼻腔,让他疑惑的抽了抽鼻子。

这是——

血腥味!

飘散在空气中的血腥气息透过门缝萦绕在鼻息间,一期一振面色微凝,低头看着门下地毯上氤氲开的那滩暗红陷入了沉思。拍门声没有停止,门后那人仿佛觉察到了什么,力道越加凶狠,连带着整个房门都震动起来。但是这次一期一振没有再开口理会自家被锤得震天响的门,四下观望后抬起桌子堵在门口,转身回到卧室拿起手机想要拨号报警。

“这是什么?......”
消息弹出,一条被网络疯狂转载的新闻映入眼帘,寒意逐渐爬上一期一振心头。想要印证什么一样,他深吸一口气走到窗边拉开窗帘向下望去,却瞥见了恍若地狱一般的景象。

极佳的视力让他能够看清楼下街道上游荡着的怪物,像是从笼中被放出的野兽一般遍地寻找着可吞吃的人。交通全面瘫痪,被撞击砸扁了半个脑壳的人却在奇异力量的支撑下顽强的从车底爬起,流着红白交杂的脑髓扑向被吓傻了的路人。到处都弥漫着哀嚎与杀戮,多少人在睡梦中被破开门窗夺去生命,然后......成为这万千杀人凶手中的一员。

一期一振忍住胃里的翻涌退了回来。

他不明白,为什么距离他入睡前时间仅仅过去了四个小时,这座城市就由天堂落入了地狱。一期一振突然记起今天晚上回家前街上的人来人往,川流不息;想起了楼下小女孩坐在爷爷的脖子上软软的撒着娇,还有自己弟弟们在睡前发来的一声晚安......那些往日看惯了的景象,此刻已湮灭在燃起的火光与血腥的吞噬中不复存在了。

只是......弟弟们一定还在等他啊,自己又怎能在这里犹豫不决!

被剧烈的拍门声拉回思绪,一期一振捏紧拳头迅速行动起来。他找到一个背包后拉开冰箱,把所有可以带走的食物尽数塞进了包裹内,想了想,他又移开床铺,在床下的箱子中抽出一把包装精美的长刀来。

“希望鹤丸送我的这东西不会是什么样子货......”一期一振叹着气,从刀鞘里拔出这把他曾认为绝无用武之地的东西。

握着刀走到客厅,防盗门已经在猛烈的锤击下凹陷下了几个洞。

看样子绝对顶不了太久了。

一期一振只好又挪动着自己的书柜顶在门后。距离门越近,那股血腥味就越发浓烈的扑面而来,门后的怪物也越加疯狂。在把所有可用的东西都堵在门前后,一期一振抹了把额头的汗,确认自己暂时安全。只是相应的,他自己也别想从正面出去了。

不过本身他也没打算正面突围出去就是了。

刚才他便观察过, 各个楼梯口处的丧尸数量非常的多。
虽然这些丧尸看起来智商不高,但是目睹了一个丧尸一爪撕破一个无辜路人喉咙的一期一振是绝对不会小看他们的战斗力的。

想了想,一期一振冷静下来,先试着给自己的几位好友
播了通电话。

“嘟......嘟......”

......

“嘟......嘶——喂?”

电话这边的一期一振松了口气。在第三遍忙音后,鹤丸国永的电话终于被人接通了。

“一期?”

“对,是我。你们怎么样?”

“别担心,我找到了江雪还有莺丸,现在和他们在一起,你在哪?”

“我现在被困在家里。”

“什么?你还没出来?!”鹤丸国永的震惊的声音透过手机传进耳中,让被震到的一期一振揉了揉耳朵,疑惑着为什么对方如此震惊。

“莺丸!一期这家伙还没出来,我们快去救人吧。”

听声音,鹤丸国永对着后边喊了一句,又对一期一振说到道:“那你先挺住,我们尽快过去。”

“等......”

“嘟——嘟——”

一期一振话还没说完,电话就突然断掉,再打过去,又只剩连线的忙音了。

放下手机坐在床上擦刀的一期一振不禁担心起来:外边这么危险,那三个人贸然过来怕是要吃亏。更何况......门被封死,他要怎么出去呢......

只是一期一振万万没想到,事情其实远比他想像的简单。


“嘿!”

! ! !

肩上突然传来陌生的触感,一期一振身体下意识的挥刀却砍了个空,直到一个熟悉的白色身影大笑着出现,一期一振紧绷的身体才慢慢放松下来。


“哈哈哈!是不是被吓了一跳?”

鹤丸国永一脸得意的笑着,对他喜欢恶作剧的性格习以为常的一期一振懒得理他,只是怀疑的问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正门明明被他封死了才对,难道......
可这是八楼!

还没等他琢磨出什么来,鹤丸国永就一脸“你不是吧”的样子开口道:“一期你真是太无趣了,这是我的异能啊。”


什么异能?

一期一振更加疑惑了。

“等等......你怎么会不知道?别告诉我你没有?!”鹤丸国永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这不可能,组织里的人怎么可能会......”

话到一半,他才像想起什么一样住了口,见对方还是一脸狐疑的盯着他,又只好故作轻松的摆了摆手道:“我是没猜到一期你天赋这么强居然没觉醒异能好嘛!不过别担心,我们一起行动就好啦。”说着便拉住一期一振的胳膊,打开了窗子。

顺着方形窗口灌进的冷风咆哮着撕开室内的平静,让思考中的人回了神。一期一振被拉扯着,两人站在拉开的窗口里侧,下一秒,却奇迹般凭空来到了安装着防盗窗的窗外。瞬间,高速降落的失重感袭来,耳边是衣物与空气摩擦的破空声。两声惊叫被风声打散,盘旋在数十米的高空。同样的惊叫,一期一振是惊吓,鹤丸国永则是满含愉悦。

两个身影距离地面越来越近。就在一期一振考虑着该怎样着地才能尽量不死的太难看的时候,一朵巨大的向日葵凭空拔地而起,硕大而柔软的花盘稳稳的托住了下落的两人,避免了两人摔死的命运。

“哦呀,还好赶上了呢。鹤丸,你也太乱来了。”一个带着几分无奈的声音响起。

“没关系嘛,因为很相信你会接到我们的。”鹤丸国永在花盘上滚了一圈后跳起来拍拍自己的一身白衣,笑道:“一期这下一定吓到了,以后我得小心点他报复我了。”

“说的没错,所以请你以后最好小心一点。”一边的一期一振捂着脑袋站了起来。毫无防备的高空坠落感觉差极了,这让他有点想把罪魁祸首吊起来打一顿的冲动。

“非常感谢,莺丸。”他对这位好久不见的朋友道了声谢。

“没关系,不过比起这个,为什么这么久还没有离开这里呢?”

在这之前,大家都一直认为护弟心切的一期一振会是第一个冲破阻碍的人,可是直到其余三人都汇合在了一起,也没见到另外一个早应出现的人。直到接到那通电话,他们才恍然事实并非他们所预料的。所以,一定是出现了什么变故。

莺丸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

“莺丸,一期他没有觉醒异能。”出乎意料的,是鹤丸国永开的口。一向嘻嘻哈哈的人此刻却眉眼凌厉,说出的话让旁边一直没有开过口的江雪都睁开眼睛看了过去,碎冰般的眸子中投射出丝丝冷光。

“怎么会......”莺丸收起地上的花盘皱起眉头。
在他看来,这是一件不合常理,也本不应该发生的事。只是这样,一期一振为何迟迟无法突围也就可以解释了。

“没关系,那些不重要。”出乎意料的,在莺丸考虑着怎样解释此事时,事件的主人公一期一振却身份平淡的打断了他。一期一振对那些并无兴趣,即使他并没有异能,纠结于此也断不是他的性格。与他而言,还有比那重要百倍的事情未做。

他想到了在楼上时远望而去的s市。在那片灯火狼藉里,还有他尚未得知音信的至亲。那些便是他能够前进的理由,让他绝不会在此停下。


无论多远,他都会披荆斩棘,勇往直前。

——————————TBC——————————

热度(33)

© 请填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