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填写

愿不在追名逐利中迷失本心

【一期三日】为什么会脱发?还不是因为你单身!(中)


要说能去找谁,一期一振第一个便是想到了自家弟弟里最可靠的那个。虽然因为脱发和做噩梦这种事去找药研的确是难为情了点,但是总比把这事传到外边要好的多对吧。这么想着,一期一振停下脚步正了正神色,调整好自己在弟弟们面前一贯严整又不失温柔的笑意,轻轻叩了叩门。

屋内,毛茸茸的小脑袋们扎成一堆,被围在中间的药研正抓着一部手机,向好奇围观的兄弟们介绍着这一在他们看来无边新鲜的事物。只是大家扎在一起聊的太开心了,冷不丁的听见叩门声便个个都像是炸了毛的小动物一样几乎要跳起来了。

“药研,是我。可能有些事想要麻烦你一下,可以进来吗?”

嘶——糟了!是一期哥!

一期一振完全想不到自己温柔的嗓音此刻在弟弟们听来却好像催命魔音。

“怎么办怎么办?是一期哥来了。”

“消息传的也太快了吧我们才刚从主殿那里拿到不久诶。”

“这下完了,手机一定要被没收,还要再被一期哥训呜呜呜...”

“点心......也要被没收了吧......呜......”

看着几乎乱成一团的藤四郎们,药研在此刻深刻意识到自己哥哥的肩上所担负的责任有多么艰巨。推了下眼镜,药研尽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冷静,快想想办法......

“乱,你去柜子里。”

“博多,你躲在屏风后边别出声。”

“还有退退,你跟秋田缩在桌子底下......”

短刀们无愧于自超高的机动性,在药研刚刚指完的瞬间便各自找到了位置,屏息凝神,用崇敬的目光看向仍站在原地的药研。

收到弟弟们目光的药研暗自咬了咬牙,心想我是哥哥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扯出平常的表情,以一副英勇就义的姿态打开了门。

“嗯......就你一个人么?”奇怪,刚刚好像是听到了有其他声音来着,难道是错觉么?

一期一振觉得自己最近不仅身体不太好,大概精神状态怕是也有点问题,居然还幻听了!越想眉头便不由自主的微皱了起来,把本就心虚的药研看的更加不安起来。

要不要坦白?药研藤四郎悄悄看了看弟弟们,却从那一双双眼睛中看到了殷切的期望。

算了,自己可是村儿里最后的希望了!一咬牙,药研藤四郎道:“肯定是一期哥你听错了,这儿就我自己一个人。”意思是一期哥有什么你就冲我来好了,这个锅,我背了!语气倒是坚决,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心里苦,但是他不说。

听他这么说一期一振倒也没多想,因为左右他的心思现在都不在这,兄弟俩各自把着自个的脑回路就这么坐下开始聊了起来。

“药研,哥哥想想你求助一件事,但是还请不要告诉别人。”一期一振单刀直入,直接便挑明了自己意向。

“嗯,一期哥你说。”什么情况?求助?难道不是来抓我们偷偷玩手机的?药研藤四郎暗自松了口气。

只是,对不起了一期哥,你要说的事,我可能真的保不了秘了......药研心里无奈,再次转头用目光在房间里扫过,而房间里的另外几双眼睛心有灵犀的互相眨了眨,还彼此在对方眼中读出来了好奇。

一期哥的秘密诶......

然后,在听完一期一振的叙述后,药研藤四郎不知费了
多大的力气掐自己大腿,才硬生生憋住让自己不笑出声。

虽然早就有感觉自家哥哥对本丸那位高岭之花般的老爷爷有着莫名的好感,但是对方居然会因为一个梦而专程来找自己倒是真的让他吓了一跳啊。不然,就一期哥的性格,还得要把自己身体状况瞒多久才肯开口呢?药研藤四郎略带无奈的叹了口气。

“一期哥,放心好了,这种事情,包在我们身上!”

对呀,是‘我们’。

然而被从房间里四面八方钻出的弟弟们围住的一期一振内心是崩溃的。

他隐约感觉,事态开始朝不可控的方向发展了呢。

——————TBC——————

试求振哥心理阴影面积。

白天上学没时间码字,晚上手机码字还头晕脑胀困得要死,所以字数不多,还请见谅。

热度(59)

© 请填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