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填写

愿不在追名逐利中迷失本心


【一期三日】医生,我病了。

七夕快乐啊大家

1.

“医生,我病了。”

我终于鼓起勇气踏进这家医院的大门,说出这句话。

2.

“我叫一期一振。”

“我在寻找一个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人,但是我已经不记得他的样子了。因为我......没有以前的记忆。”

“什么时候?大概是半年前起......”

一直以来困扰着我的问题,便是我总想要找到一个人。即使我并不记得他的样貌。

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半年了。

从半年前起,我便再也忆不起自己这些年来活在世上所经历过的一切了。苦也好,乐也罢,这些竟都不曾在我脑海中存在过一丝一毫。

我很慌张,可并不害怕。对此我也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后来我发现,似乎是心里的另一个愿望填补了所有的空白令我无暇顾及其他。

想要找到他,想要见他。

我只记得,那人叫三日月宗近。

3.

“他有一头柔顺的深蓝色短发,非常精致的五官。最重要的是他的眼睛,里面镶嵌着月亮,让我一见倾心。”

我不自觉的放缓了声音。可即便这么对医生描述着,我的脑海中却没有丝毫影像的浮现。

不如说,这些话,就像只是借我的口被剔除感情后叙述出来罢了,我感觉不到自己心里泛起的一丝温度。

难道说我不爱他么?

难道说一直以来的这份感情,并不能用‘爱’来形容么?

我感到越发的烦躁了。

4.

并没有在医生那里寻找到我想要的答案,这让我心里颇有些失望。无奈告歉去洗手间,我想要借机离开这让人压抑的地方。

一捧冷水拍在脸上,让我心里的烦躁得以丝丝疏解,但却并没有消散。

我仍旧是在意着那个人。

“三日月宗近,深蓝色的发,精致的五官,镶嵌明月的眼睛......”

想要找到这样一个人的我,又是怎样的存在呢......

没有之前的记忆,甚至连他的样貌也记不起,那个人或许会很失望吧。

我看着洗手台前镜中的自己,心中却蓦然涌起一种怀念与冲动。直到反应过来时,手指已经触上了冰凉的镜面。

天蓝色的短发,几缕刘海不听话的翘了起来。

我手指流连过镜中人的脸颊。

在这刘海下微微掩盖的......是一双镶嵌明月的眼睛......

刹那间自心底翻涌出的惊恐呼啸而来的把我淹没,我看见镜中的自己也早已脸色惨白。

最终,我几乎是落荒而逃的离开了这家医院。

5.

户外的风和煦温暖,但是却不会照顾心事重重的人。

大抵是因为对于有心事的他们来说,连风也像是杂乱的细丝般牵扯缠绕令人生厌吧。

我便是这样。

微风拂面也不能让我有一丝的幸福,因为我似乎撞破了什么。但那并不是我想承认的。

所以我尽量尝试把自己的注意力分散到别处去,虽然效果并不大。

路上似乎要比平时嘈杂许多,连行人也要比往常多出些许。

放松一下心情吧。我对自己说道。不然我真的感觉那份从内而外的压抑快要将我扼杀。

街道转角便有一家奶茶店,里面有我最喜欢的草莓冰沙。我不知道那是谁告诉我的,或许是我想起了什么?

很快,女店员便将冰沙端了过来。令我在意的是她露出了有些怀念的表情,问到:“上次来都已经是半年前了啊,一直和您一起的那位今天没有来吗?”

尽管她并没有提名字,我却敏锐的感觉到就是那个人。

三日月宗近,我要找的人。

看来我和他,以前经常来这里。两人一起。

不知怎么的,我的心情有些好转。

明明我什么都没记起来。

6.

冰沙入口即化,我吃了几口却吃不下了。

太腻了,如果比起这个,我会更喜欢香草吧。

那么为什么我却脱口而出点了草莓呢......

我觉得自己有些奇怪。但是非要我说出个所以然,我也只能沉默。

“诶,为什么外边这么乱啊?”

“你不知道?路那头有个小区着火了,火可大着呢!”

是店里的人在谈论什么。

‘火’这个字眼似乎戳到了我心头的一块未知部分,我心里一惊,马上叫人结了账便冲出了门外。

快点,快点!我感觉自己已然是控住不住这具身体了。飞奔在路上,不顾路人频频侧目,我只有一个念头盘旋在脑海中:要快!

越来越近,连空气中都布满了灼烧的味道。与此同时,便是那接天的火光与扑面而来的热浪。

为什么......好熟悉......

熟悉到我的眼泪不知怎的就流了下来。

救他!救他!我不能失去他!

我听到脑海中有一个声音在拼命呼喊。

像是魔怔了一般,我直奔火场冲了进去。

但是消防人员拼命拦住了我,他似乎是把我当做了火场里人员的亲人,好一通阻拦劝说却怎么也不让我接近。

好痛......

似乎是这具身体原本的记忆复苏了。我又感受到了那种将要窒息的苦痛,那种看着熊熊大火吞噬一切的无能为力。

是的,又。

上一次,是为谁?

7.

火终于被扑灭了,留下就只有烧焦的满地狼藉和人们的悲伤与叹息。

我看到有死里逃生的人们相互拥抱,庆祝‘生’的喜悦;也有失去挚爱的人目光呆滞悲痛欲绝,年轻的妻子伏在丈夫的尸首上哀嚎痛哭。

我想要安慰她,但是心里却有种痛苦与悲哀把我让我不能言语。

我好像想起来了。

我的过去,与半年前的那场大火。

全都想起来了。

8.

终于,我回到了我所怀念的这个房间。

一切都没有变,除了客厅的沙发与茶几上落了一层灰尘外,一切仍是原来的模样。

没人再来过这里。毕竟房间的钥匙,只有两把。一把是我的,一把是他的。

我感觉有些难过,毕竟他啊,是个爱干净的人。

我轻车熟路的来到卧室,在床垫下找到一把受潮已经略微生锈了的小钥匙,打开床头柜里一个上着锁的小盒子,把那本我所遗忘的记忆轻轻取出。

9.

“我们终于结婚了。”

“一期说我深蓝色的头发很柔顺,五官很精致,还有他说我的眼睛镶嵌着月亮。一见倾心什么的,真是会撩人啊。”

“一期喜欢草莓冰沙,但我还是喜欢香草味。喜欢吃那么甜的食物,一期真是像个小孩子啊哈哈哈。”

“......”

翻开后的本子略微有些潮气,而且厚厚的一本里,只有前三分之一留有字迹。仔细看,每篇的日期都标的清清楚楚,但这份美好却突兀的停滞在一个时间点。

算算日子,也是半年前。

并且,那个落款人叫:三日月宗近

这是我的日记。


10.

啪嗒——

手里的纸上沾染了水渍,我抬手摸了摸脸颊,竟然已是泪流满面。

可笑啊,三日月宗近。

你救不了他,你更活不成他。

甚至你也忘不了他。

你早该知道的。


终.

镜子里那张脸和那人一样,只是那双本应是闪烁着太阳般耀眼光辉的眼睛,只有剩下失了色的月亮沉在眼底。

我手指几近贪婪的一遍又一遍抚摸着镜中人的轮廓,但是我知道,他已经离我而去。

连曾经的温度,都不曾留下。

“没关系。”

很快,我们就又能见面了。

“到那时,你一定还会爱我吧。”

一定还会给我那份专属于你的温度吧。

那份比这燃烧着的火焰还要热烈的温度
啊。

我听到自己笑了起来。

“一期......”

我想你了。

——————end——————

我又没干正事摸鱼了(つд⊂)

难得今日老妈不在家我就码字了,不过其它文没灵感只好码这个了。

七夕关爱单身作者,求你们别打我

热度(40)

© 请填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