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填写

愿不在追名逐利中迷失本心

【一期三日】关于召唤师峡谷下路那俩基佬


打LOL突然脑洞,在撸界只是一只菜鸟,所以还请不要深究qwq

*我真的不会起名

*三条弟控们戏份较多

*渣文笔,狗血+ ooc慎入!

*有两句关于包莺的提起,还请自行避雷

*关爱zz作者


三日月宗近,男,24岁。职业服装模特,被外貌协会的粉丝们誉为颜值界的扛把子。目前现状:无档期咸鱼在家,沉迷LOL......

“唉......”小狐丸有气无力的瘫在沙发上,目光涣散仿佛失去了梦想般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咸鱼的气场。

坐在一边的今剑拿胳膊肘悄悄地杵了杵身边的岩融用眼神示意他想想办法,结果对方也是一脸愁容的摇了摇头。今剑的小脸瞬间哭丧了起来,埋头与岩融抱成一团。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赶快想想方法阻止三日月啊。”坐在对面的看不下去的石切丸一脸严肃的开口。

“可是......可是三日月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一心要做的事谁阻止得了啊。”

“......”石切丸沉默了。确实,要是自家弟弟真的那么好说服他们就不用在这糟心了。可是之前非要去当时装模特就算了,这次居然为了一款游戏打乱作息时间!不知道会生病的吗?

这边石切丸还在为自家弟弟身体暗自担心着,那边沙发上一直沉浸在“弟弟居然为了个破游戏拒绝和哥哥一起出门”的悲痛中无法自拔的小狐丸终于在被今剑拽着领子不停摇摆后清醒了些。他用一种仿佛看破红尘般的语气开口到:“都怪我......不该让三日月接触那破游戏。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让我把电脑给砸了!”说着便挣扎着起身。

“小狐你冷静点!”怀疑对方打击过大已经石乐志的今剑赶紧把小狐丸摁住,生怕他下一步就是把家炸了。“岩融你管管!”

“冷静点小狐,会有办法的别冲动!”

“安静点!你们过来听!”石切丸的声音终结了三人的混乱场景。只见他微微弯腰将耳朵贴伏在门上,一心一意体会着房间内的风吹草动。

三人赶紧收了声,蹑手蹑脚的来到门前,用同样的姿势贴伏在门上。

“哈哈,又死了啊。真不好意思,又拖你后腿了。”

“嗯?帮我报仇了?哈哈谢谢一期。”

“一期不仅技术好人也很温柔啊。”

“......”世界安静了。趴在门上的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沉默了。

今剑和岩融想的是: 三日月这是在和人聊天?那个叫一期的是哪冒出来的?[黑人问号.jpg]

石切丸想的是: 听声音身体好像没有什么不妥,看来去神社祈祷还是有效果的。[慈祥.jpg]

小狐丸想的是: 弟弟那么温柔的声音居然对着别人......还有那个敢杀我弟弟的等我上了线找到你非把你打的妈都认不得。[磨刀.jpg]

然而就在三人思维发散之际,门,开了。

噗通——

“啊!”×2 “哎呦!”“woc!”

三日月宗近:“......”

“大家.....嘛算了,很晚了,早点休息比较好哦。”三日月很贴心的选择了眼瞎,强行略过这一尴尬的话题,问候过后便回房去了,留下四人面面相觑。

“......”一阵诡异的沉默。

今剑打着哈哈:“一定是石切丸你太用力趴了吧......”甩锅×1

石切丸指向小狐丸:“明明是他在咬牙切齿的,一定是他!”甩锅×2

小狐丸一脸震惊表示:“岩融那么大块头居然让我背锅?人干事?”甩锅×3

“够了!都停下来!”岩融毫不畏惧接下了这口锅并手撕了它。“你们刚刚没有注意到么,三日月开门时的表情?”

“什么?”众人好奇。难道除了惊讶和“关爱zz”还有其他的?

“有啊。”岩融咽了口唾沫表情惊恐,“你们没有发现么,三日月在看到我们前的表情,和隔壁那个提起大包平的莺丸一模一样!”

“!!!”

震惊!24岁不务正业青年沉迷游戏 竟被传染痴汉病毒?

“够了够了脑洞收一下!”与岩融心灵相通不是连体婴气死连体婴的今剑一看就知道剩下俩人压根没想到正地儿去。

“岩融。”

岩融朝他比个“OK”。

登登噔噔噔,登登噔噔噔~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请自行脑补名侦探×南BGM)

天空一声巨响,今剑华丽登场。

“三日月的奇怪举动,被打乱的作息时间,面对哥哥们的种种拒绝,游戏里的温声细语和与隔壁喝茶绿毛的奇怪相似。看穿一切的,是外表看似小孩,其实却是在场所有人大哥的名侦探今剑!”

“接下来便由我来向大家解释一切的一切!”

“首先,我们知道三日月首先接触毒物LOL时间为一周前。引导人为——对,就是你,小狐丸!”今剑眉头一皱伸手指向小狐。

“在这之后,便发生了小狐的号由钻石掉到青铜的惨案,这些我们都已经通过小狐的叙述了解到。但是,我们需要明白一点。”今剑压低了声线,“如果在一个游戏里不停的遭受挫折,肯定会对游戏慢慢丧失兴趣。所以,我们可以得出,游戏里肯定是有什么在吸引着三日月!”

“是什么我们先不论述。但是,从三日月为了它改变自己一贯的作息制度、甚至屡屡拒绝哥哥们关心邀请之类我们可以看出,它肯定对于三日月很重要。好,那么我们就可以从‘人’和‘物’两方面来进行猜测了。重要的物?不论是游戏本身还是游戏里的装备什么乱七八糟的,都不可能会让三日月做到如此地步。那么我们可以断定这个‘它’是人没错。”今剑摸了摸下巴。

听到这,底下三人心里都是‘咯噔’一声。然而今剑并不在意,继续说道:“刚刚你们也都听到了吧,三日月在打游戏时有在和人聊天,而且语气轻柔和煦。对方还在三日月被人击杀后帮他报仇,很明显两人关系不一般。一般的游戏好友会在你被人击杀后刻意帮你报仇吗?不会!不嘲笑你就很义气了。所以我们由此可以断定,这人,就是三日月最近异常的关键所在。”

“重头戏来了,我们可以猜测一下两人的关系。是较为单纯的游戏好友?还是另有其他?好的 这里我们就必须想起岩融提起的关键点了。大包平和莺丸是什么关系,你们不会不知道吧......”今剑一步一步的往下引导着。

“所以说,三日月他......”

“恋爱了啊!”

BOOM——


这边三条家的哥哥们如何内心炸裂暂且不提,回房的三日月宗近到是一点都没有被影响,怀揣着满腹的好心情爬上床倒头就睡了起来。

说起来,三日月宗近与一期一振的相遇可以算是偶然中的偶然。

偶然间在兄长小狐丸的引导下发现了LOL;偶然间(这个其实是必然)把小狐丸的号掉到了青铜;偶然间在青铜段位遇见了思想成熟战法犀利的一期;偶然间发现原来一期也是从钻石掉到青铜来的= =......

种种的相似性,都极大地引起了三日月宗近的兴趣,于是便大起胆子加了好友邀请对方开黑。

游戏聊天:

三日月真可爱(光辉女郎):一期,等下可以加好友一起么0w0
天下一振(暴走萝莉):额,可以的。

好冷淡啊......三日月单手托腮打着字。
三日月宗近(光辉女郎):我知道我比较菜啦,但是我会努力的,别这么冷淡啊0w0
天下一振(暴走萝莉):额没事,慢慢来就好,等下加。

成了~三日月在心里打了个响指,表面继续不动声色的进行撩人大业。然而玩的开心只是想找个大神带飞自己的三日月宗近并不知道,另一边天下一振内心的波涛汹涌。

天下一振,原名一期一振,男,22岁。大龄(?)网瘾青年,沉迷LOL已三年,思想成熟战法犀利。话不多不少,而且不手残,偶尔玩战术但心不脏,颜值高声音好。按道理绝对是LOL里妹子汉子(?)的首选对象。

但是其实三年来一期一振并没有撩过几次妹,连汉子也几乎不跟他一起。
这其中,他的ID发挥了极大贡献。

天下一振!怎么样,酷不酷炫?霸不霸气!

一期一振还记得自己当初中二时期取这个名字时的场景,现在想起来就觉得心绞痛。[捂心口.jpg]
原本他是打算就打算赶快买张改名卡给换了,结果就在这把,遇见了三日月宗近。

这打的什么玩意儿?怎么满三十级的?
就算是好脾气不喷队友的一期一振也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你说你玩个光辉辅助不给队友盾就算了,居然还反向q、反向大了个寂寞。你有考虑过被放歪的电磁炮的感受么?

幸而在钻石大佬一期一振犀利的操作下,谜一般的战绩比被谜一般的扳了回来,打得对方是哭爹喊娘嗷嗷直叫,咸鱼队友们也是不甘示弱的狂刷666。

然而不一样的烟火出现了,一个顶着‘三日月这可爱’这个和他的ID非主流程度不堪上下的人蹦了出来,清纯不做作的要加他好友双排求带飞。

这ID,这语气,还有这颜文字!绝对是个可爱的萌妹子吧!

一期一振有些紧张,打字的手都有些停滞了。毕竟他单身二十多年,是个没有一丝恋爱经验的小白啊。(其实是时间都花在了打游戏和照顾弟弟上)

最后,恭喜玩家三日月获得队友‘天下一振’x1;玩家一期一振获得大腿挂件‘三日月真可爱’x1

可喜可贺。

好景不长,两人开黑后,一期一振就感受到了来自上天的恶意。

说好的妹子都是骗人的......

这声音明显就是个大老爷们!你说你一个大老爷们没事发什么颜文字害我以为是妹子白高兴了一场啊!什么以为我知道,别以为你委屈音我就会心软!

不过虽然是这样说,召唤师峡谷中还是又出现了一对真·下路基佬组合就是了。

而两人的画风是:

三日月真可爱:一期小心!哎呀又死了哈哈哈。
天下一振:(对喷人的队友)你们少bb,看我carry。
天下一振:(对三日月)帮你报仇了。

这样的。

队友表示:菜鸡辅助仗着自己有个牛逼的ad有什么了不起!(其实是被虐到了)

慢慢的,三日月的技术有所长进,两人的磨合度进一步提高,在召唤师峡谷里可谓是驰骋八方,逮谁怼谁。

只是一期一振有些担忧,因为最近他越发感觉自己不正常。

不正常在哪?

自己居然听一个大老爷们的卖萌声脸红了,这算么?

最可怕的是,当一期一振忐忑的寻求弟弟的帮助时,弟弟们言:恭喜啊一期哥,宅了这么久你终于弯了!(这样就不会有女人来跟我们抢哥哥了)

于是,心累到极致的一期一振决定停下峡谷中的脚步,出门约个会试图拯救自己的性向。

地点:刀剑餐厅7号位。

另一边,三条家已经炸开了锅。

听了今剑推理后,除了磨刀霍霍的小狐丸和抱着门框满脸震惊一副‘我不听我不听’不愿相信事实的石切丸之外,只剩下唯二冷静的两人扛起智商大梁,下达了重要决定。

“联系个女人。明天,让三日月去约会。”开玩笑,自己家都没攻克的弟弟被别的男人抢走了说出去不让人笑话?不管咋的,先掰直再说。今剑冷哼一声。

于是,睡到10点刚从床上爬起来睡眼惺忪的三日月就这样被哥哥们换好衣服强行送到了与电脑和LOL隔离的刀剑餐厅,坐标8号位。

就在这天,刀剑餐厅出现了难得一遇的场景:七号位坐着一个拿着玫瑰衣冠楚楚一边人才的男人不住地拿指节轻敲着桌面,貌似在等什么人;而八号位的男人在点好菜后直接就趴下睡了起来......

“哒、哒......”终于,在指节敲下不知第几百下时,一期一振收了手。

很好,他现在可以确信鹤丸国永说的帮他联系了人是在驴他没错了。

一期一振看了看表,已经是中午了,暂且就在这边吃个饭好了。还浪费了游戏的时间呢。一期一振有些不爽。

“先生,先生,您的菜早就好了,还请醒醒。”服务员有些为难的声音从背后桌传来,一期一振好奇的回过头,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这位先生,好像您也没有等到要等的人啊。那么,不如就一起拼个桌交个朋友如何?”一期一振尽量维持着得体的微笑,其实话一出口他就觉得自己怕是有毛病。

在这种餐厅,两个男人在一起吃饭会是多浪漫的事吗?虽然自己觉对不是那种看起来就心怀不轨的人就是了。

果不其然,一期一振觉得服务员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正在心里措辞着被拒绝后语句的一期一振却突然听见:“嗯。可以。”

咦?为什么那么耳熟?

这边,不知是不是错觉,三日月宗近总感觉自己似乎听到了游戏中自家ad的声音。

尚在迷糊中的他并未多加思索,点头答应了下来。

于是,两个仪表堂堂衣冠楚楚的,男人,面对面,坐在了同一位子上。

与此同时:

餐厅外躲在草丛后面的藤四郎们:(异口同声)哇哦~不愧是一期哥。

餐厅外躲在花坛后门的三条大佬们:(掐住小狐)这就是你找来的‘女人’?![震惊脸.jpg]

此时距离一期三两人互掉马甲还有30秒。
此时距离一期一振彻底弯掉还有1分钟。

也只有一分钟。

——————end——————

救命啊写不下去了,脑洞一时爽码字火葬场啊。

感觉烂尾了对不起,如果以后再有关于这个梗的脑洞了不行再续写(∩´﹏`∩)

这篇分两天写的,谁知道写到一半就被拉去学校义务劳动了。(一开始以为只会写两千左右)

写到后边已经完全没有逻辑了,还请多多包涵......

热度(100)

© 请填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