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填写

愿不在追名逐利中迷失本心

【一期三日】直男笔记

不知道算什么体的一篇文

﹉﹉﹉﹉﹉﹉﹉﹉﹉

大家好,开门见山的说,今天是来挂人的。咳,其实说挂也不对,因为那两位大佬没一个是我惹得起的,所以我很怂的开个匿名来吐槽他们。接下来就让我叙述一下我那个隔壁剧组黄少天听了沉默,韩文清听了流泪的悲惨故事。

我是一个直男,对直男!比电线杆子都直的那种,强调一下。

我有个室友兼同班同学,叫三日月宗近。(......好了我知道我的马在这都掉的差不多了,那就破罐子破摔我今天就把他们的事都抖落一下。)他长得那叫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班里的学校里的女生就没有看见他两眼不冒小心心的。要按一般套路,这种特别受妹子欢迎的男生肯定不被其他男生待见,指不定就会被找个机会挤兑挤兑,再惨点挨打的也有。

但他没有。一开始我还纳闷啊,直到我看见有男生偷偷往他衣柜里塞巧克力的时候我才恍然大悟,然后一脸冷漠。这个看脸的世界。

其实三日月这人真心不会讨人烦,他对谁都很温柔和善,跟他待在一起总会感觉很轻松。有点别扭的大概就是总会在他身上感受到一种老爷爷的慈祥......大概是我的错觉......

所以他来了以后,不仅一开始就有一大群颜粉嗷嗷叫着粉他,过一段时间后,几乎没有人去讨厌他了。这点从我们班那个一开始一脸不爽老想去找人事,现在每天都巴巴操心着怕三日月再在校园里迷路的班长身上得到了充分体现。

迷路啊?对了,迷路。差点忘了告诉你们,三日月的记性真心差,简直迷路技能max,属没人看着放出去一圈就能走丢到外国那种。学校虽然有点大,但是在里边待半年了,他从宿舍到教学楼那么远的距离都能摸丢。这记性我已无力吐槽,或许只有隔壁班那个老忘记自己弟弟名字把人逗哭的髭切有一拼。顺带一提,俩人也都是高颜值,pikapika自带美颜滤镜的男人。但是记性这么差......让人担心被拐走。这难道就是所谓上帝给你开了一扇金光闪闪闪闪闪闪闪的大门,就会把通风口糊上的道理么?

......谁爱信谁信,反正我不信,并表示冷漠。迷路咋了?记性不好咋了?还不是会有一大堆迷妹迷弟捂心口狂喊好帅好萌好美我的爱么?但是接下来如果有三日月的迷弟迷妹们,接下来我说的大概会刺激到你们,可以散了散了洗洗睡了啊。

我跟你们说~三日月他是弯的~还脱团了~~~

脱团了......

团了......

了......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刺不刺激?

我仿佛听到了少男少女心碎一地哦!

韩寒会画画后悔画韩红韩寒和韩红嘿嘿嘿韩红喊韩寒坏坏(hhhhhhhhhhhhhhhhhh)

看见你们心碎我就放心了,虽然我觉得这还不及我每天被撒狗粮痛苦的万分之一。

说说摘走三日月这朵花的人吧。

这人叫一期一振,是我们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班的班草。不得不承认这人简直人生赢家啊,长得帅,身材好,弟弟多,还把走了三日月。什么?为什么弟弟多也能算优点?那要是清一色颜值爆表拉出去个个都能当偶像兄控属性max还也别能打的那种弟弟呢?

据说一期一振有个长得比女孩儿都可爱的弟弟,有次回家路上不知道被哪个胆儿大的给截住了。其他的我不清楚,反正我知道那可怜的哥们在医院躺了三个月。(所以我真是冒着生命危险在挂人啊)

跑题了,继续说一期一振啊。这人在我们学校人送外号“天下一振”,是不是特别狂拽酷炫屌炸天?不过跟这牛逼的外号不太相符的是这人待人彬彬有礼,一副文雅贵公子的模样,也不会仗着自己厉害欺负人家。不过每天都会有一大群女生自愿跟在屁股后边端茶送水递手绢什么的,那群人......怕是恨不得他放个屁都说是香的=_=

其实也不难理解人家人气高,一期一振本就有一张帅气发光的脸,再加上那温柔的气质,分分钟就苏到一票人啊。不过要是谁因为他平时宽容和善就以为他是个软柿子,那就等着像之前那哥们一样医院旅游仨月吧。“天下一振”的名号不是白给的,这人是真不好惹。真要我打个比方......像我和我那位喜欢作死的室友,来一个团大概他都能nèng死吧。(借梗)

我咋知道?那真是个悲催的故事。

事情发生在我知道两人在一起不久后。说来刚知道这两人在一起时我整个人就像那金黄酥灿的烤鸡翅,真真的外焦里嫩。别误会,我虽然是个直男,但我不歧视同性恋,就是当时猛的撞见这俩人搁一起么么哒有点惊吓。

好吧是非常惊吓,我估摸着我当时表情比被踢到蛋好看不了多少,差点以为是鹤丸学长又新开发的吓人方法。(后来想想觉得不可能,不然怕是要被三条家那几个护犊子的弟控抡着四十米长刀追杀)

三日月看见是我也有点不好意思,但是还是很有礼貌的向一期一振介绍了我,而我们振哥也很有礼貌的回应了我。但是别当我没听出你那句“原来是‘舍友’(重读)啊”里的黑气!突然就有点害怕,还有点心塞,莫名有种自家地里大白菜被猪拱了的复杂心情(一期:?三条家众:???)

从那以后,我的悲惨人生开始了。这俩人就再也没在我面前掩饰过什么,每天我都能感受到冷冷的狗粮在我脸上胡乱的拍。直到几天后,出现了转机: 我们宿舍要来新室友啦!

喜闻乐见大快人心普天同庆奔走相告!我简直老泪纵横啊,终于又又一个苦逼孩子来陪我一起吃狗粮每天汪汪汪了。后来发现,我真是太天真。

我这个新来的室友,是个搞大事的人,天下的大事都被他搞死了。我一直觉得这货没红都是因为有个比他帅比他高比他有钱的鹤丸学长在上边盖着,不然他肯定会被列到搞事危险人物中每天被长谷部主任逮。不仅如此,这货还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如同脱肛的野马一去不回。他是个直男,因为一开始并不清楚他对于同性恋的看法,三明大佬也没有要开口的样子,我也就没吭。然后就出大事了。

男人都是鳝变的,平时总会有些恶趣味,比如饥渴了互相揉揉屁股揉揉胸什么的咳咳咳。那都是兄弟之间的玩笑和游戏,不过总有人看我们这样就觉得我们给里给气的。我这新室友人挺好,开朗活泼如同撒欢的哈士奇,很快我们寝室仨也算是熟络了起来(没想到吧我们寝室以前只有两个人)这家伙就开始他的作死大业了。

悲剧发生在那天早上。早上嘛,男人总会有点那种反应出现。这家伙先是去袭击了我,我一个大男人,笔直笔直的,不怕摸,没毛病。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我一个不留神没看住去个放个水的时间,这家伙居然想对三日月动手。

我觉得吧,要真是三日月醒着他提这要求,三日月怕是会愣愣然后笑着说摸吧摸吧没问题(前提是别被一期一振看见)问题就在于蠢货室友作死时三日月还没醒,而一期一振还有5秒到达战场。

5

4

3

2

1

听见外边传来奇怪的声音,我脑海中飞快闪过一个可能性,心里一‘咯噔’吓得我差点连裤子都没提就往外跑。干嘛?救人啊!不然等下怕是要出人命。

机智如我,我那傻逼室友真该感谢我的机智救了他一条命。

一期一振站在门口,手里握着的门把手发出痛苦的呻吟,紧接着就在一声清脆‘咔砰’中选择了狗带。我还来不及心疼我们可怜的门把手,就被黑脸上携着杀气的一期一振吓了回去。再转眼看我那室友,我真想把他揪起来啪啪俩大嘴巴子招呼上去扇肿他写满淫荡的脸。

对,揪。那家伙单手撑在没睡醒的三日月上方,双腿前后交错跪撑在人家两腿之间,另一只手探进睡衣中,表情三分猥琐,三分得意,其余都是淫贱。......别说一期一振了就是我看见也想报警了好么!

三日月貌似被门把手牺牲的声音吵醒了些。只见他略微睁了睁眼,似乎看到自己上面撑了个人也没吓醒,居然!半梦半醒间伸手拽下室友把双腿顺势缠了上去!动作行云流水,我都不想吐槽他为什么那么熟练了。

瞬息之间,屋内气息降到冰点,门口的一期一振,现在该叫人形自走制冷机开始狂放杀气,不知是不是错觉我仿佛还闻到了陈年老醋的味道。

“从他身上下来。”一期一振冷声开口,似乎尽力维持着自己最后的理智。但我看出来他已经要暴起砍人了!

“我不!”这家伙好像条件反射回了一句想让我抽死他的话,然后又问:“兄弟你谁?”

一期一振笑了,与以往不同,这个笑让人浑身发麻,紧接着,一个带着千钧之势的踏前踢直直就照着我那室友的脸招呼了过去。我见势不妙,一个帅气无比的箭步上前揪住室友的皮带把人狠狠往后一薅(hao)让那一记绝情脚硬生生被轴成了断子绝孙脚,狠狠踹上了我室友的肾,我和室友就这样像拖鞋一样被拍到了墙上。当然,肯定作死那家伙比我疼。

我从地上爬起来,想着这次那SB可是欠了我一个大人情,不然就那一脚的力度怕是他脑袋现在都要飞出去当流星了。

然后隐约之中,我听见一期一振冷漠的朝外喊:“鲶尾,把我的刀拿来。”

......夭寿啊三日月你再不醒真的要出人命了!

然后三日月就在我看亲爸爸的眼神中揪住了即将转身出门取刀的振哥的衣角。只见他揉揉眼坐了起来,看清面前人后对着一期就是一个颠倒众生的微笑,还附上一句春风拂面般的“一期。”

啊,瞬间就不冷了,  而且我仿佛看到一期一振的背景板都开满了小花。原本杀意盎然的眼神瞬间融化成一潭春水,简直温柔的要人溺死在里面。而我被扑面而来的粉红气息埋没,不知所措,还要暗自感谢大佬不杀之恩。只见一期一阵握住三日月拽衣角的那只手,俯下身子对着人就是唇舌交缠的深吻。三日月也很配合的闭上眼睛回应过去,两人就这样忘我的亲吻着。

嘿,你们有注意到我和那边那个捂着肾颤抖着爬起来的哥们的存在吗?

哦算了,振哥你别瞪我们你们亲你们亲我们不存在。

一边刚挣扎着捂着腰爬起来的室友抬头看见这场景,立马傻脸了,俩眼一翻就嗝屁了过去。至于把他送到医院后那一番折腾我就不说了,感叹一下自己的老妈子命。

后来吧,一期大佬被三日月带着来医院找我们道歉了。虽然提起这事他还是一脸不高兴,但是已经知道了事情原委的室友还是感觉受宠若惊,毕竟一开始就是他脑子有洞没事搞事要我说被揍活该。在医院三日月不仅给坦白了他和一期大佬的关系,还打开话匣子讲了讲他和一期的相识。我本以为我经历大风大浪,再奇葩的事我也能轻松hold住,然后现实给我脸上来了狠狠一巴掌。

你们猜猜这俩人是咋认识的?

三日月迷路晃到了剑术部,遇见了练习的一期一振,俩
人打了起来(?)最后一期输了(???)俩人就这样莫名看对眼了。

哈???exm???

我永远无法忘记室友那一脸‘你他妈在逗我这世界是假的可能是我起床方式不对要不吃口屎冷静一下?’的表情,大概我也一样。早就听说当初剑道部有两个剑道高手比试过,据说因为打到最后动真格的了差点没把部里给拆了,没想到是这俩人,还是三日月赢了!

看来三日月才是那个真正深藏不露的大佬,照这样这俩人要是想收拾我们不就跟削萝卜一样一刀一个么。室友已经疯了,甚至想抱着腿问问:“大佬大佬,你们还有没有什么没告诉我们的?比如你们白天谈情说爱晚上拯救世界之类的?”

也不是没可能啊!

我和室友选择放弃治疗,抱团痛哭。

从此,终于由我一人吃狗粮变成了我们两人一起吃狗粮。更可怕的是三天后振哥在我们惊恐的眼神中入住我们寝室,我和室友从此过上了水深火热的生活。每天看着他们鸳鸳相抱,我们只能相依为gay躲在墙角瑟瑟发抖。

这样的日子我受够了!所以今天!我要挺身而出!

向着黑恶势力、向着压迫单身狗的恩爱阶级,用我腐朽的声带喊出:

你们™快结婚!

﹉﹉﹉﹉﹉﹉END﹉﹉﹉﹉﹉﹉

(借梗)这个梗是隔壁三只大邪系列的梗不知道这样拿来用可不可以。

隔壁剧组是全职剧组嘿嘿

考试时候放飞自我在纸上摸的鱼,打完字也没再捋一捋所以逻辑什么的都不存在的

就想看一期三逼疯旁观单身狗的光辉事迹23333333

吐槽功力低下,嘴笨还请不要嫌弃,感谢看到这的你。

热度(129)

© 请填写 | Powered by LOFTER